治疗失眠


来源:西安求是家教中心 日期:2017-4-25


在社会中生存,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,其实,简单的说,我们生来就是要解决问题的。对于男人来说,或许内心的容量会大一些,不太喜欢表达出来,但是这并不好,因为长期的压抑积累在心中无法释放,就会有严重的生理后果,失眠便是其中一种。在中医中,失眠和肝的关系非常密切。







一、肝郁血瘀,治宜调畅血气



肝藏魂,主疏泄;心藏神,主血脉。若所思不遂,精神抑郁,以致肝气不达,血气失畅,瘀阻血脉,心神失养而失眠。故《医方难辨大成》谓:“气血之乱皆能令人寤寐之失度也。”症见彻夜不寐,即使入睡,也乱梦纷。患嬗星橹居粲舨焕,时喜叹息,胸胁胀痛,舌紫,脉弦或涩。治宜理气活血,以安肝魂,方用血府逐瘀汤。对此,王清任曾释道:“夜不能睡,用安神养血药治之不效者,此方若神。”内以四逆散理气疏肝,桃红四物汤活血化瘀,配以桔梗引气上升,牛膝导血下行,一升一降,交通阴阳。加磁朱丸、生铁落等重镇定魂,疗效更佳。







二、肝火上炎,法当清泄定魂



肝郁日久,最易化火,肝火怫逆,冲激肝魂,则魂摇而睡卧不宁。《血证论》云:“阳浮于外,魂不入肝,则不寐。”症见入夜烦躁,难以入睡,或梦呓频作,或有梦而遗;兼有急躁易怒,头晕目眩,便秘溲赤,舌红苔黄,脉弦数。肝火多缘气郁不解所致,故治疗毋忘疏肝解郁。若专事苦寒泄火,将致气血凝结,郁火愈盛,症情更甚。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治此最为合拍,取小柴胡汤清泄肝郁,配以龙骨、牡蛎镇肝安魂,随证化裁,得效甚多。







三、胆涎沃心,治以化痰祛烦



胆主少阳,内寄相火,胆气冲和,则能上养心火,故有“心与胆相通”之说。若暴受惊骇,或思虑太过,少阳枢机不达,胆气郁结化火,灼津成痰,痰火扰乱心神,可致失眠。症见睡卧辗转不安,难以入眠,或易于惊醒;兼有心烦懊憹,口苦咽干,胸闷痰多,舌红苔黄腻,脉滑数等。治以清胆除烦,化痰解郁。方用温胆汤,以二陈温化痰涎,竹茹、枳实清泄胆郁;每于方内加入夏枯草,取其与半夏相使。盖半夏得阴而生,擅于化痰;夏枯草得至阳而长,擅于清胆。两药合同,既能增清胆化痰之力,又可协调阴阳平衡,有一举两得之妙用。







四、肝血虚弱,当以养营开郁



肝藏血,人卧则血归于肝。若年遇正虚,或大病失血,致使血亏气郁,血难归肝,肝魂失养而难眠。《难经·四十六难》曰:“老人血气衰,肌肉不滑,营卫之道涩,故昼日不能精,夜不能寐也”。症见终日困倦而难以入眠,或少睡即醒,不再入睡;兼有面色少华,头晕目眩,神萎健忘,舌淡苔薄白,脉细弱。治当补肝养血,疏肝开郁。方用酸枣仁汤,取枣仁养血以补肝体,川芎畅血气而顺肝用;一收一散,有相得益彰之功。